当前位置:主页 > www.399kk.com >
1元钱卖百万字小说网文盗版谁来管?
发布日期:2021-09-26 06:46   来源:未知   阅读:

  “小说一发表,3秒就被盗窃。”网文作家张静(笔名“吱吱”)很无奈,“对于盗版,心情是从震惊到心痛,再到麻木。我的小说,挂的排行榜都闻所未闻。”

  相似的烦恼发生在任禾(笔名“会说话的肘子”)身上。前年发布新书《第一序列》前,他提早15天预告了书名和发布日期,结果正文还未发布,就有盗版网站注册了《第一序列》的书名,还以劣质内容填充其中,伪装成他的书来诱导粉丝阅读。

  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上升至60.28亿元,同比2019年上升6.9%。尽管网文盗版问题是老生常谈,但时至今日,它依然是挥之不去的行业顽疾。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记得,多年前去网站调研,当时就存在盗版问题。“盗版网站雇佣打字员把内容一个字一个字打下来,再进行转贴,有的是拍照片侵权。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现在的盗版,只要一瞬间。”

  业内分析,新技术滥用、盗版侵权产业链隐蔽化,加之传播途径繁多是盗版现象愈演愈烈的主因。由于维护成本低,用户使用便捷,移动端盗版内容正逐步从APP向自媒体平台、H5页面及小程序等迁移。除了头部盗版平台和移动端入口,盗版网文在网盘、微博、贴吧/论坛、公众号、TXT站点下载、问答网站、社群分享等渠道的传播更为隐蔽。

  易观智库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重点盗版平台整体月度活跃用户量达到727.4万,月度人均使用时长接近19小时,月度人均启动次数高达115次。其中,单单某大型盗版平台月度活跃用户量就高达166.73万。

  “盗版网站不需要多高的带宽流量,盗版速度很快,一秒钟就可以把正版复制出来。”网文作家王诗原(笔名“国王陛下”)从入行起就深受盗版之害,他在搜索引擎上搜索自己的书,前几页经常看不到正版,足见盗版之猖獗。“有些盗版网站的逻辑是只盗头部作品,没有名气的作品不盗,这反而成了它们的优势。”

  随着网文IP改编的火热,因电视剧、动漫热播而重新受到关注的原小说,在吸收新读者的时候,很多流量其实也流失到了盗版网站。年初,网剧《赘婿》成为2021年爱奇艺首部热度破万剧集。但上网搜“赘婿TXT”关键词,竟然会出现超过400万条搜索链接。

  “盗版对作者收入的伤害是最直观的。”王诗原说。在正版网站读者约需花费50元购买的百万字小说,被盗版网站以1元至3元不等的价格打包售卖,直接影响作家收入分成。他记得,有次打击盗版,打掉了一个知名的盗版网站菠萝小说网,当时他的小说24小时订阅量几乎一夜间涨了50%。

  “盗版损失规模大约占网络文学行业总产值的1/4,这说明我们打击盗版的效果不够理想。”陈崎嵘说,“我们对网络文学的已知,跟不上盗版方式的未知。技术在进步,盗版形式会越来越多样化。”在他看来,广告联盟是盗版的罪魁祸首之一。长期以来,盗版平台积累了大量流量,平台广告变现依赖搜索引擎、广告代理商等利益相关方,多方间的利益输送增加了维权难度。

  “盗版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副所长郑璇玉介绍,荷兰90%的盗版小说主要由网络文学共享文件获得,俄罗斯92%的盗版小说是通过盗版网站非法下载,“网络文学具有传播速度快、范围广、商业化程度高等特点,为盗版侵权行为提供了极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据悉,部分盗版商还炮制跨国盗版平台,利用海外域名、海外服务器搭建网站。为了牟取以广告收入为主的经济收益,盗版平台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大量翻译国内作品。在大家为网文出海而欣喜的同时,三头中特期期准2018“盗版出海”随之而来。据阅文集团相关负责人透露,海外取证难度颇大,正版平台和创作者进行海外维权的成本和压力较高。“多个因素共同加大了监管难度,如盗版侵权服务器架设在海外、无法追踪有效的责任主体、惩罚力度不足、侵权成本低、维权过程坎坷和读者版权意识淡薄等。”

  由于维权成本高,网文作家个人维权难度颇大。白皮书显示,在遭遇过侵权的创作者中,仅32.1%的创作者有过维权行动,45.5%的创作者选择放弃维权。“我们写作时间很长,需要集中精力。让我自己做盗版追溯、举证,非常困难。”张静说,“一些作者已经不写了,专门花几年维权。”

  而如“笔趣阁”等网站,甚至成为“盗版品牌”。“我们很无奈地看到,市面上出现了笔趣阁这样的名牌盗版网站。这个名字谁也不拥有,但盗版网站都用。执法部门协助打掉一个后,又会来一个新的。”业内人士表示。80333香港神算天师资料区1

  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程武认为,对于文学生态来说,作家们的创作是第一生产力。随着网络文学发展成为文化产业重要的IP源头,版权保护直接影响着创作是否可持续,文化能否高质量发展。“保护版权,就是保护作家的创新力,保护文化创意产业源头的驱动力。”

  在郑璇玉看来,有效打击盗版,维护网络文学创作者的权益,需要平台、政府乃至网络文学用户共同参与。“平台方可以完善内容审核发布机制,在发布前过滤侵权内容,识别和处理盗文账号。政府可以简化版权登记流程,提高网文作者版权登记积极性;开展专项治理活动,打击网络文学著作权侵权行为,严格查办盗版网络文学网站。用户需要提高正版意识及版权保护意识,形成良性消费习惯。”

  在她看来,互联网虽然为盗版提供了技术便利,但同时也能为权利人提供技术支持。“目前技术的进步辐射到了侵权行为的进步和升级,却没有辐射到保护模式和手段的提升。”用技术手段来规范、屏蔽,甚至阻止盗版,也有可为之处。

  “网络服务商、搜索引擎等应该承担起侵权内容审查或者过滤的义务。”清华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法研究中心主任崔国斌说。

  与此同时,网文IP全产业链开发的复杂性,也对知识产权保护提出更多要求。“过去版权法更多关心文本的抄袭或者影视剧意义上的改编,现在一个作品中角色形象的后续利用、角色名称、作品名称,作家发明的一个新地名或者武功秘籍,是不是都能纳入其中?”他举了个例子,有家游戏公司使用了“葵花宝典”这个名称,被另一家拥有金庸作品游戏版权的游戏公司告上法庭。但崔国斌认为,虽然确有证据表明金庸是第一个发现、使用这个名称的,但它已变成中国社会一个通用词汇,“后续,非传统意义上版权的保护内容规则需要进一步具体化,这样才能满足现代社会提出的需求。”

  在近日举行的“秀峰文学论坛”上,作家王蒙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分享了自己对于语言、文学的感悟。

  2020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颁奖典礼今天在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举行。经过中外评委辛勤工作和认线种获奖作品最终脱颖而出,荣获大奖。

  “初心 使命 新时代——庆祝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成立70周年座谈会”今天(15日)召开。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周慧琳出席座谈会并讲线

  网络文学具有传播速度快、范围广、商业化程度高等特点,为盗版侵权行为提供了极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上一篇: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人民政府新品西瓜展示选育及特、优、新蔬菜栽
下一篇:上海以“科技赋能”为进博会来宾提供入住保障

主页 | 本港台开奖现场结果 | 高清赛马直击现场直播 | 六统天下kj005 | www.05375.com | www.399kk.com